岭色

三天翻墙,两天晒网。

不要再说了,已经在哭了

17

一个登恪的片段。

朋友最近跑来跟我痛哭登恪,弄得我也睡不着想着登恪。想到前年写了的一点片段好像从来没发过,当时在读京华烟云,正好是中秋。

**
孙登拦了一下,说:“元逊。”
诸葛恪说:“太子殿下连臣喝酒都要过问么?扣月俸么?"
孙登讪讪:“不,只是怕你喝多了。”
诸葛恪眼睛透亮,与他脑袋的昏沉截然相反的明亮,他微微扬起嘴角笑了笑。
“扣,臣也不怕。臣还可以啃老。”
孙登看着他,只是说:“你醉了。”
诸葛恪说:“臣来去独身,醉了又何妨?又不怕熏了房中人。”
周围一阵笑声,人们都听出言下之意,笑着向即将大婚的太子敬酒。诸葛恪却没有再举杯,他用筷子慢慢地夹花生米。
喝到他的时候 ,他说:“臣喝不下了,且说个谜谢罪, ...

4 2

[三国|权逊]一篇关于军训的帖子

第一次写论坛体,实际上不是很常用论坛,所以瞎那啥写,大家瞎那啥看看吧!
八月想写的,军训太累了,没空,后来过得比军训还累,一下拖到了寒假。
我写得心情是很愉快的,希望大家看得愉快。

【八卦】一排长和副连长那些不得不说的小故事

1L 我有瓜你有故事吗
楼主大一新生,一直听说我们学校军训苦的一笔没想到这么累我的脚已经不属于我了我请问可以截肢吗它疼到我不想要它了我剁掉重长行不行

2L
心疼学弟,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不过你觉不觉得你跑题了?

3L 我有瓜你有故事吗
????桥豆麻袋我是学妹

4L
楼主讲正事好吗。。。。

5L 我有瓜你有故事吗
啊抱歉!
是这样,我是十连的。(哎,要暴露我是哪个院的了……)...

6 40

疯了,刷新一下首页直接吃了一嘴的Dunkirk的粮,我根本没打算细看,就已经快沉沦了。

[三国/登恪]旧日如梦

皎皎白驹,在彼空谷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觉得自己不会写东西了,都有点不好意思标tag。
旧日如梦。

诸葛恪认得这匹马。
这匹白马浑身上下没有一根杂毛,是孙权从西北良驹中为他特地挑的,作为他束发之年的生贺。马名照夜,是他的第一匹马。
也是在束发之年,诸葛恪第一次记住了孙登。

彼时七岁的孙登仰起头,很吃力地看诸葛恪,又吃力地看马,看了半晌,说想骑马。
十五岁的诸葛恪短短的十五载人生尚是一片坦途,从没被个孩子这样使唤过,不禁无措地扭头看他父亲。诸葛瑾皱起眉头,对他略一颔首,诸葛恪便明白他须得妥协。他勉力把年幼的世子抱上马,又小心地牵着,巡回一圈。

孙登便是这样带着“妥协”两个新鲜字,一起入驻诸葛恪的生活的。

等到孙登...

3 23

随手点开诸葛恪的tag,看见一个姑娘说登恪是热门cp。我看着登恪tag后面空荡荡的空白,以为有更新但是没显示罢了,于是点进去,还是原来的一片寂静。
一年了,这个垃圾的撸否pad客户端没有任何更新,这个tag也没有一丝丝动静。。。心中寒叶飘零……

7 2

致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我曾一度对你抱有不切实际的绮丽的幻想,也曾一度对你深深绝望。
我曾一度自满,一度踌躇满志,一度英勇无畏,也曾一度怯懦。

而你毫不知晓,你从不知晓。

生日快乐,费尔南德斯,今天快乐,明日快乐,祝你永生快乐。 快乐不需要缴税。爱情需要。

1

《老魏,有事您说!》第五期:张佳乐自曝:我是如何成为霸图餐桌上人体盛的。

这个张佳乐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张佳乐

荣耀之声FM0928 老魏,有事您说!:


往期回顾: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第四期



老魏cn:黑刀


小魏cn:魏陵渊


叶修cn:苏世横


张佳乐cn:萧潇


——————————



【主持】老魏


各位听众老爷们晚上好!又到了咱们的午夜电台节目《老魏,有事您说》,我是主持人老魏。


【主持】小魏


想必看到这期节目的听众朋友们已经对咱的声音都不陌生了!我是主持人小魏。


【常驻】叶修


各位听众朋友...

26

一个法西片段。

清理文件夹。涉及内容没有任何考据价值。

从坎斯特拉亲王开始,我就知道这件事没完了;安东尼奥每念一个名字,我们就干一杯,他从坎斯特拉一直念到费尔南德斯三世,等到我回过神,头已经有点抬不起来,而安东尼奥也在一旁的桌上烂泥一样趴着,嘴里还念念有词。
“安东尼奥?”我勉强着拍拍他。他回头看我,满脸疑惑:“……到底叫什么来着?”
“什么?”茫然。
“叫什么的……那个小孩子,两个月就死了的……苏利特的小儿子……”他咕哝着。
我看了看他,说:“不记得了?……两个月大!谁记得呢?……忘了就算啦……”
“史官忘掉他了!我答应他可怜的母亲,记住他的……这个可怜的名字去哪儿了……”安东尼奥又趴回桌上,苦恼着。
我头疼的厉害,...

6

[APH/苏法]云端的日子

一个片段练习。苏法性转(。)清旧手机文件夹中,也许会找机会补全……

黑暗里,斯科维尼娅的手机震动起来。她挣扎着坐起身,拿起手机,02:17,威妮。她接通了电话。
威尔士女人的絮语跨越大洋传来,并因为距离而夹杂着沙沙的杂音。斯科维尼娅听了一会儿,低声说:“是的。……好的,我知道了。”
长姊的声音总让她没辙,她把手机拉离耳畔。床另一半的主人也被吵醒,翻了一个身,摸索着抱住斯科维尼娅的腰。她慢慢坐起来,靠在斯科维尼娅的肩背上,把鼻子埋进恋人纷乱的红发里,带着浓重的鼻音说:“威妮·柯克兰?”
“嗯,她订好了机票。”
弗朗索瓦丝沉默了。黑暗里看不见她的表情。她的额头抵着斯科维尼娅的蝴蝶骨,感受到...

3
 
1 / 3

© 岭色 | Powered by LOFTER